国际列车“换鞋匠”:守旅客安全 护国家形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06 20:46

随着农历新年脚步的悄然而至,一年一度的春运早已拉开了序幕,然而位于中国正北的中国呼和浩特铁路局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国际联运检修车间换轮库的“换轮人”却顾不上返乡与家人团聚。

当别人在家里守岁的时候,他们正在国门前守护着平安。

“365天都是一样的,脑海里天天装着的就是要把本职工作做好,要确保列车以最好的状态出库运行,安安全全地把旅客送到俄罗斯,再把旅客安安全全地接回二连浩特。”谈起过年,已经在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联运检修车间工作19年的车间党总支书记康亚斌有着自己的理解。

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国际联运检修车间的职工们正在为列车换轮。中国呼和浩特铁路局供图

分毫之差内另有大乾坤

二连浩特国际列车换轮库是我国境内唯一的国际旅客列车换轮基地。由于我国与蒙古国之间铁路轨距不同,出入境的列车都要在这里更换转向架。

康亚斌和同事们所在的联运检修车间担负着北京至乌兰巴托、北京至莫斯科以及呼和浩特至乌兰巴托等6趟国际旅客列车换轮任务,还要对这些车辆重要部件进行定期检修。

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们则被称作国际列车“换轮人”。

“我国采用的是1435毫米的国际通用标准轨距,而与我们相邻的蒙古、俄罗斯两国采用的是1520毫米的宽轨轨距,两者间相差85毫米。所以,出境的旅客列车需要更换宽轨走行装置后,才能驶出国门。同样,回国的列车也要在换轮库更换准轨走行装置。”已经从业22年的“换轮人”赵晓龙谈起工作显得游刃有余。

“想要对上这看似简单的85毫米其实并不容易。”康亚斌告诉记者,每次换轮要经过电动架车作业、换钩作业、打制动作业、牵引转向架作业、落车作业、安装制动、验车七个环节。

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国际联运检修车间的职工们正在为列车换轮。中国呼和浩特铁路局供图

换轮线上一节节车厢被电动驾车机抬起1米多高,随着原有的1520毫米轨距的宽轨走行装置被牵引机牵出的同时,1435毫米的准轨走行装置同时牵入车厢底部,经过工人们现场精准对位后,再缓缓地将车体落下。

整个换轮过程持续1个小时左右,车厢里的旅客几乎感觉不到车体的晃动。“北京至莫斯科的K3/4次旅客列车是行驶出国门的车辆,我们要确保运行的绝对安全,我们的检修与工作质量代表着国家的形象,不能有分毫的失误。”

最难不过除冰 最冷不过穿堂风

北京至莫斯科的K3/4次旅客列车,往返里程长达1万4千多公里,需要经过西伯利亚2000公里无人区和沿途暴风雪天气的考验,车内排出的污水以及车辆运行中的积雪,在零下五十度的环境中会瞬间冻成坚冰,严重时像厚厚的盖子一样覆盖在车辆走行装置上。

为了确保车辆的运行安全,“换轮人”们要对刚回国的车辆“底盘”进行除冰作业,18磅的大锤砸下后,冰碴子乱溅,脸上、嘴里、脖子里到处都是冰碴子,还要忍受冰坨中散发出的阵阵异味。

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国际联运检修车间的职工们正在为列车换轮。中国呼和浩特铁路局供图

“这车上一共有70多个圆销和开口销,都要清理干净,像有些地方拿大锤砸不着的、抠不着的,都要拿手抠,还有我们做了一些自制的工具,拿那些工具来抠。由于天气寒冷,每次除冰作业,我们手、脚常常被冻僵。”这样的工作,“换轮人”王坚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

二月夜里的二连浩特室外温度已经接近零下30度,“由于摆放着大量机械设备,我们的换轮库是冷库,库内温度比室外还要低上两三度”已经从业18年的“换轮人”陆建国与其他工人们需要提前1个小时就进入工作岗位,检查架车电镐、天车、牵引钢丝绳和线路安全,为当晚的换轮工作做好准备。

谈起这些年工作中最难忘的事情,康亚斌马上提到了每个冬季夜晚工作时寒冷刺骨的穿堂风。“2000年刚刚到这个车间,那时候列车经常晚点,工作环境没有现在这么好,冬天室外最低温度得有零下40多度,加上换轮时需要同时打开库房的南北大门,库长200多米,那个穿堂风吹在身上的感觉可想而知。”

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国际联运检修车间的职工们正在为列车换轮。中国呼和浩特铁路局供图

使命不能懈怠 过年团圆十年难遇

“换轮人”不仅肩负着出入境旅客的人身安全,而且承担着国家的形象。只要有国际列车换轮任务,“换轮人”就必须坚守在岗位。

“我是退伍军人,我们车间共有76人,其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退伍军人,无论在哪里我都不会忘记我曾经是一名军人的身份。”离开部队的王坚依然以一名军人的要求时刻警醒自己。集宁车辆段二连浩特联运检修车间内更是用醒目的红底白字写着“报效国家,服务社会”的责任使命。

“换轮人”属于特勤,每个月要比正常工作多出32个小时的工作时长,节假日更是奢望。“进入春运,虽然出入境的旅客有所减少,但是我们的车次是固定的,只要有车我们就要在岗位。十多年能有一次回家过年就不错了。像今年就正好遇上,可以回家过个团圆年了。”说到这里,康亚斌露出了笑容。(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实习记者 刘逸鹏)

(责编:岳弘彬、曹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